1. <object id="hawzz"><label id="hawzz"></label></object>

  2. <td id="hawzz"><strike id="hawzz"></strike></td>

    <table id="hawzz"><ruby id="hawzz"></ruby></table>
    <p id="hawzz"><del id="hawzz"><xmp id="hawzz"></xmp></del></p>
  3. 手機站
  4. 微信
  5. 搜索
    搜新聞
    您的位置:首頁 > 城市交通

    共享單車可否勝天半子?

    4月初的一天,在北京燕莎商圈四季酒店,雷軍做東,請了一眾大佬參加“華夏同學會”,流傳出的照片中,角落里有個名片:楊磊。

    從共享單車出現在人們的視野到成為“最后一公里”必不可少的公共交通工具,摩拜單車創始人胡瑋煒消失在主流視野,ofo創始人戴威變成老賴,風云變幻莫測,哈啰單車楊磊笑到了最后。

    在移動互聯網時代,伴隨著互聯網技術、大數據技術和物聯網技術的發展融合,一種全新的經濟模式——共享經濟模式應運而生。它依托互聯網技術,共享相關的物品和服務。得益于大數據技術的發展,設施的不斷完善,作為一個全新的經濟模式,共享經濟已經拓展到商業、金融、交通、旅游等各個領域。它對傳統的經濟模式進行創新,為新時期的經濟發展注入新的生機和活力。共享單車,共享充電寶等等,身邊隨處可見的事物都是共享經濟的產物。作為“最后一公里”是城市居民出行采用公共交通出行的主要障礙的公共交通工具,出現在校園、地鐵站點、公交站點、居民區、商業區、公共服務區的共享單車格外耀眼。

    開端——“最后一公里”的強勢乙方

    2007年到2010年左右由政府部門主導推出了大批有樁自行車。于是,嘗試在汽車站、地鐵站附近設置了有固定停車裝置的自行車。然而,由于取車手續較為復雜、停放地方又過于固定,加之管理和服務效率不高等多方面原因,大部分有樁自行車并沒有得到市民的追捧。2010年到2014年,一些地方政府開始鼓勵由市場主體運營城市公共自行車。不少企業參與其中,風險投資也對此看好,不過由于這一時期仍以有樁單車為主,使用便捷度不高,市民的消費欲望仍不夠強烈。

    共享單車的誕生是2014年一群北大青年在北大校區成立國內首家共享單車公司OFO共享單車公司,是國內首創無樁共享單車出行模式,解決大學校園內短距離出行問題。2016年底,國內共享單車突然就火爆了起來,仿佛僅一夜之間,共享單車就已經遍布各城市的大街小巷,各馬路邊也排滿各種顏色的共享單車。

    2016年8月起,摩拜宣布進入北京、廣州市場,三個月后ofo走出校園開啟城市服務。共享單車大戰由此正式拉開了帷幕。2017年,是共享單車最瘋狂的一年,越來越多地引起人們的注意。由于其符合低碳出行理念,政府對這一新鮮事物也處于善意的觀察期,據相關研究報告顯示,截至2016年底,中國共享單車市場整體用戶數量已達到1886萬。

    弊端——宿命歸途,一地雞毛

    2021年5月17日中午,在石家莊市某學校大門口以東約100米的機動車道上,百余輛共享單車雜亂無章地扎堆兒停放著,而其旁的便道上卻只放置了約20輛共享單車。“喵走出行”“小遛共享”“美團”“哈啰出行”等運營商的單車一應俱全,一眼望去,黃色、綠色、藍色,五顏六色的車子在車道上蜿蜒百余米,占據了匯新路近一半兒車道。

    “這些車子在這里實在太阻礙交通了,我家就在附近住,經常從這里經過?吹竭@么多車子占據著車道,我只能在道路中央行駛,每次有汽車經過時,我心里都十分擔心,生怕被撞到。”此時,騎著電動車途經此處的趙女士無奈地說,“旁邊的便道就可以停放單車,有人就是為了圖省事不愿意抬到臺階上停放,給這里的交通帶來阻礙和安全隱患。”

    當天18時30分許,相比中午,現場的單車少了一些,但也有近百輛,橫著、豎著、斜著,停放的單車各有各的擺放方式,甚至有的單車直接倒在了路邊的樹坑里,看起來仍然亂極了。騎著自行車及電動車經過此處的市民仍須和汽車“搶道路”。

    “附近除了大學,還有一些房產中介等門店。到了下班時間,好多人騎著單車返家,所以數量相比中午少了一些,但這些單車仍然占據著車道影響交通,還是希望有關工作人員能及時清理。”市民王先生說。

    無獨有偶,在山東省青島靖城路西側的南疃東車站,公交站臺上密密麻麻停放著五十多輛共享單車。而在車站北側的共享單車專用停放區,原本能停下大約30輛單車的位置,卻只停了13輛單車,車位剩下了一多半。

    “公交車站兩邊都停滿了單車,僅留出站牌附近兩三米的地方供乘客上下車。這個站點有642、944、103、932、929五路公交車。一輛公交車進站上下客都麻煩,如果遇到兩三輛公交車一同進站上下客,后面車輛的乘客就要在公交車與共享單車之間狹窄的過道里穿梭,很不方便。”李女士擔心,萬一有乘客碰到單車,很容易造成多輛單車成排倒下的情況。

    共享單車一個壓著一個、一個摞著一個,最多時從地面到空中有五輛車層層累積盲道、公交站點、人行道等等各種道路都被共享單車占用。完成交通行業最后一塊"拼圖",新型綠色環保共享經濟,建設綠色城市、低碳城市過程的助推器在給人們帶來便利的同時也落了“一地雞毛”。

    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政府北下關街道區城管委公共交通科科長李海鵬提出相關要求:一是要運用電子圍欄、藍牙道釘等高科技手段,規范共享單車停放管理;二是要持續加大對違規投放、亂停亂放問題的處罰、查扣力度,加強對共享單車運營單位線下調度的督查督辦,督促單車企業切實履行好企業主體責任;三是地區單位要安排物業人員隨時巡視,協助共享單車公司進行規整;四是要大力宣傳和倡導全民參與,文明騎行和整齊停放的行為,提高文明素質,共同維護好地區的市容環境秩序,推動區域交通有序發展。

    公共管理學院教授王叢虎表示,如今,由企業主導的共享單車承擔起了服務市民出行“最后一公里”之責。但前些年的“彩虹大戰”證明,企業雖然技術能力和服務意識更強,但責任感不足,單純依賴企業并不能運營好這一公共產品。從城市治理的角度來說,還是需要政府部門與運營企業發揮各自優長,進而形成合力。

    首先,城市的行政執法部門應該更多負起責任,針對共享單車亂停亂放等現象,加大巡查和執法力度,對違反相關規定的企業予以處罰。其次,共享單車運營企業要時刻監控自己的產品狀況,既關注單車質量,也關注投放位置和密度,尤其是完善網絡服務,確保界面友好、使用便捷、收費透明。再次,廣大市民應遵守法律法規,規范用車停車,維護好交通秩序。

    孵化——共享汽車和共享電動車

    繼共享單車后,共享運營的時代也催化了另外一種交通工具的流行,那就是共享汽車、共享電動車。共享電動自行車一面世,就遭遇尷尬,或被叫停,或被約談,或被要求集體上牌,癥結仍在電動車的標準與監管難題上。

    其實共享電動車的起步并不比摩拜和ofo晚,只是太多的運營商選擇校園或者是景區作為運營范圍,不受人們的關注。國內已經出現了包括獵吧、租八戒、小鹿單車、電斑馬、ebike、八點到、7號電單車、萌小明等一系列從事電動車租賃的公司,并且還有一些傳統電動車制造商也在考慮以電動車切入到共享出行領域。

    至于共享汽車,2015年,被外界定義為中國共享汽車的元年。從2015年開始區域型試點共享汽車項目開始規;瘮U張,從華東地區零星幾家到大江南北涌現出200多家企業。

    由于規模相對較小且使用還不太便捷,造成共享汽車的使用率一直偏低。據統計,每輛共享汽車對應的活躍客戶在30人至50人,而每車每天需要使用8次到10次以上,才能使企業做到成本和收入基本平衡或小有收益。

    展望——恍若隔世,何去何從?

    一晃數年時間過去。

    2020年12月14日晚23時59分,摩拜APP和微信小程序正式停止服務和運營,結束了自己的使命。公告顯示,用戶可選擇使用原摩拜賬號登錄美團App或微信小程序掃碼免押金騎行。至此,摩拜單車服務已全面接入美團,并更名為“美團單車”。從2018年4月被美團37億美元全資收購,到胡瑋煒、王曉峰等創始團隊紛紛離去,再到美團APP成為摩拜單車的唯一入口,早已注定摩拜終將離開共享單車的舞臺。

    今年4月28日,東峽大通(北京)管理咨詢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OFO小黃車關聯公司)新增一條限制消費令,案號(2020)粵0303執26526號,限制消費人員為東峽大通(北京)管理咨詢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戴威。資料顯示,東峽大通(北京)管理咨詢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為東峽大通(北京)管理咨詢有限公司全資控股子公司,后者由OFO (HK) Limited 100%持股。目前,戴威有38條限制高消費信息,1條股權凍結信息。

    隨著摩拜停止服務,初代共享單車兩強爭霸的故事落下帷幕。接下來,共享單車的舞臺將交給青桔單車、哈啰出行、美團單車。而有志于爭奪“共享單車第一股”哈啰單車也站在新舊交替的點上。

    哈啰出行創始人楊磊曾說,他發自內心的認為共享單車是一個好生意。但共享單車重資本投入、低客單價、回報周期長等特點,短時間內難以實現盈利,對資本而言卻是不利的。

    近日,哈啰出行更新了包含2021年一季度財務數據的招股書。2021年一季度,哈啰實現營收14.15億,同比增長104%。哈啰出行將收入分為共享兩輪車(共享單車+共享電單車)、順風車和其他業務三塊。其中,兩輪車是公司的主要營收來源。

    2021年一季度,哈啰兩輪車收入11.70億,同比大幅增長89%,在總收入中占比由2018年的100%下降到83%。對于一直希望減少對兩輪車依賴的哈啰而言,一季報的這個數據有著積極的意義。但需要注意的是,由于疫情導致了2020年一季度收入基數較低,這也導致2021年一季度的高增長參考價值下降。

    2020年,哈啰兩輪車收入55.03億,同比增長21%,較2019年115%的收入增速,下降了94個百分點。此外,2020年只有第三季度兩輪車收入增速高于20%,哈啰的兩輪車業務或許遇到了增長瓶頸。

    2020年末,哈啰的現金及現金等價物余額19.22億,較2019年末下降18.5%,其中自由現金只有8.25億,較2019年末下降23.6%。2020年末,哈啰短期借款6.76億,較2019年末增長5倍。

    有行業人士分析,美團和青桔的強勢進攻,導致哈啰單車業務萎縮,這是哈啰增長乏力的主要原因。哈啰的現金流看似寬裕,實則緊張,新老業務都需要大量的資金投入,沒有資金續命,哈啰幾乎寸步難行。

    近段時間,一些城市的公共自行車相繼退出市場運行,存車點、鎖車樁等設施也被陸續拆除,這些空間隨即被互聯網企業的共享單車“占領”。一進一退,也為城市治理留下了思考。而有志于爭奪“共享單車第一股”的哈啰出行前路究竟如何?共享單車風云再起將何去何從?我們拭目以待。(白曉娜/文)

    (新媒體責編:xmtqyd)

    聲明:

    1、凡本網注明“人民交通雜志”/人民交通網,所有自采新聞(含圖片),如需授權轉載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

    2、部分內容轉自其他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3、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30日內進行。電話:010-67683008

    時政 | 交通 | 交警 | 公路 | 鐵路 | 民航 | 物流 | 水運 | 汽車 | 財經 | 輿情 | 郵局

    人民交通24小時值班手機:15210989870 總機:010-67683008 商務合作:010-67683008轉602 E-mail:zzs@rmjtzz.com

    Copyright 人民交通雜志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復制必究 百度統計 地址:北京市豐臺區東鐵營順三條2號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號:京B2-20201704 本刊法律顧問:北京京師(蘭州)律師事務所 李大偉

    京公網安備 11010602130064號 京ICP備18014261號-2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京)字第16597號

    日本WWW一道久久久免费
    1. <object id="hawzz"><label id="hawzz"></label></object>

    2. <td id="hawzz"><strike id="hawzz"></strike></td>

      <table id="hawzz"><ruby id="hawzz"></ruby></table>
      <p id="hawzz"><del id="hawzz"><xmp id="hawzz"></xmp></del></p>